春风百卉芳菲尽

「你是无法企及的光,是难以戒掉的想象,是舍不得放弃的喜欢。」

地平线下 14

唯有家人才是永远的。长长久久,中秋快乐💝💝💝

清和润夏:

14


 


元旦是在邮轮上过的。明诚竟然有办法借了厨房的厨具和材料自己包汤圆。


 


明楼买船票,看也没看就要头等舱的套房,买了两张。明诚缺乏出远门经验,没往票价上想。无意间看到船票上面的数字,差点昏过去。明楼在明诚的逼迫下不得不妥协,退了一张票。


“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进三等舱。三等舱的票进不了头等舱。在海上漂的二十多天里,你打算跟我划清界限吗?”


明诚只好道:“我睡你头等套房的地毯行了吧!”


“一张票只有一个人,再多带就得是仆从了。”


“行我伺候你,只要一张票!”


一锤定音。


 


上船那天明镜明台去码头送。明台一直泪汪汪的,揪住明镜的大衣不吭声。明诚捏他的胖脸颊:“我走啦,没人收拾你了,你快点高兴。”


明台抽泣一声。


明镜拉着明楼一顿嘱咐。明楼微笑听着,和姐姐拥抱。两人的行李已经被工作人员运上船送进套房,邮轮上三个硕大无比的烟囱开始冒烟。


“姐,我们走了。”


明台鼓起勇气,摇摇小手:“哥哥再见。”


 


明诚跟着明楼上船,站在栏杆前向下方根本看不清的小小的人影挥手。明镜和明台在码头上也看不见明楼明诚在哪儿,但也不停挥手。


对方肯定能感觉到。


直到开船,庞然大物一般的邮轮缓缓离开中国上海的港湾,越走越远,消失不见。


 


明诚第一次坐船,心里兴奋。即将穿过大洋,去一个陌生的国家,这令明诚的野心略有膨胀。他打开行李,打算拿出大哥的睡衣,忽然愣了。


——沈大成的青团?


明台最爱吃沈大成的青团,大姐给他限量,一个月只能买一次,一盒只有几只,明台每次吃得都很珍惜。这一盒大概是他这个月的口粮,被他笨手笨脚塞进行李箱,纸盒都压扁了……青团大概也压碎了。


喜悦,期待,野望,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。他看见明台偷偷塞进来的青团,才真正明白,自己,离开家了。


大姐,明台,站在那些送别的人群里,看着他们远去。


明楼从后面走过来,看见青团,轻声道:“明台塞进来的?这是他最爱。”


明诚眼睛发酸,低着头。明台是他们几个里最恋家的,他希望所爱的人永远在一起。


“这小子。”


 


晚上明诚去点餐厅转了一圈,点了菜送到套房来。都是明楼爱吃的东西,满满摆了一桌子。


“你不是一直强调节省?”明楼很惊讶,“这么多。”


“大哥不懂。离家的第一顿饭一定要吃好,这叫‘吃得开’,吃得越好以后路越宽。好饿,快吃。”


两个人对着吃饭。这大概是头一次没有旁人,两个人单独吃饭,不知道为什么明诚有点不好意思。大概平时有明台捣蛋,自己狼吞虎咽的不显。大哥吃东西快而斯文,跟自己对比强烈。


没有交谈,吃完晚饭,明诚推着餐车把餐具还回去。套房在最高层,一面是走廊一面是阳台一样不宽的瞭望台。两个人靠在栏杆上欣赏海面的夜景。站在邮轮上,反而听不大清海浪的声音。船只寂寂无声地行驶在黑暗如渊的海面上。


站了一会儿,明楼道:“睡吧。这样的夜景不急于一时,将近三十天呢。”


洗漱完毕,明楼换睡衣。明诚当然不能真睡地毯,他和明楼躺在双人床上。明楼很快入睡,他习惯了漂泊。明诚瞪着眼睡不着。邮轮行驶平稳,似乎还在陆地上,似乎还在明家。明天一早下楼,淳姐摆早饭大姐提着明台洗脸刷牙,一家都是热闹……他还可以盘腿坐在大哥书房里晒着太阳读书。咦好像有本书他还没看完,似乎也忘了塞回书架,就那么摊在书桌上。书房钥匙交给了大姐,如果淳姐进去打扫卫生会不会把书架顺序弄乱?


明诚越想越难过,翻了个身。


他看见睡着的大哥。


明楼睡觉非常安静,也很少翻身,让人觉得他肯定做梦都是绅士而稳重的。海上的月光比上海城里的清澈,明楼躺在月光里,平和淡泊。


离家的愁绪一下一下敲击明诚。大哥温和的呼吸声安抚了他,身边有大哥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忽而又想起来,自己跟着大哥离家,尚且如此难过,当年大哥独自一人出洋,第一个晚上,是什么心情?


明诚心里,无限惆怅。


 


这一船许多官费生,全都在三等舱。有出来念中学的,有出来念大学的。总归都是没什么钱,第一天就想着搞搞交际,看看能不能找到挣钱的门路。偶尔有气定神闲的,应该就是有亲戚在大洋彼岸能接济。


明诚下楼去甲板晒太阳,偶尔听见三等舱上甲板来溜达的官费生聊天。聊法国经济,局势,在哪儿找工作。官费生无法挑学校,安排在哪儿就是哪儿。有个要去波尔多的,使劲发愁:“本来如果九月份就走,能赶上葡萄酒庄园摘葡萄,这一笔收入很不错。现在可好,年底,什么都做不成。工厂是不要想了,其他也不知道能干什么。”


“我也后悔,跑出来念中学,工厂找不到工作,文职工作文凭又不够人家不要。我刚在舱室里听‘老油条’说可以去中国人开的餐馆里洗盘子,不过中国老板最狠,知道你无可奈何,所以使劲剥削你。”


三等舱的愁眉不展,看见明诚站着,根本不知道他也是官费生。明诚终于如愿以偿穿上明楼的旧校服。即便是旧校服,也跟礼服一样,彻底的法式。光是衬衫就有领撑领结袖扣,套上斗篷式大衣还必须有个怀表链。这个做派说自己是官费生只会挨骂。


明诚是去里昂的。他突然想到,自己是不是也该去找找里昂的同学,毕竟……大哥不去里昂。


 


第二天明楼发现明诚换打扮了。白色的学生装,没有任何饰物,甚至不穿大衣。好看是好看,就是特别寒素。


“你还有这么一身衣服?穿成这样干什么?大衣呢?不冷啊?”


明诚很自然地回答:“我的大衣不是毛呢的就是羊绒的,穿着去三等舱纯粹找挤兑。”


明楼看他,依旧疑惑:“哦……三等舱?”


明诚笑:“我去问问,有没有到里昂的。三等舱人多,有经验的也多。我昨天听他们讲打工的事,我竟然一直没有想到。”


明楼眯眼:“什么意思?”


明诚道:“打工啊,得赚钱吧。我二月份入学,还有一个月呢,不工作多浪费时间。”


明楼板着脸:“你是去读书的。打什么工?还有你要找有经验的非去三等舱?你哥我是干嘛的?”


明诚一愣:“大哥不是要到巴黎吗?”


“屁话。你在里昂上学,我当然到里昂。”


“大哥你不用……”


明楼捏着明诚下巴:“你翅膀还没硬就着急飞了。等你成人了是要跟我断绝关系么?”


明诚看明楼没表情,心里咯噔一下。明楼没表情就是生气了,这会儿要是笑,就是发怒了。大哥平时是温柔和蔼的,但是生起气来“一笑阎王到”。明诚提心吊胆祈祷大哥千万别笑:“我是想……别给大哥添麻烦,临走的时候大姐塞了我许多生活费,我想着要是能自食其力就好了……”


“自食什么其力。”明楼蹙眉,“好好念书。其他的不用你管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明楼微笑:“嗯?”


“是的大哥。”


 


明诚算得上天生的外交家。他不动声色地和邮轮上的人搞好关系,非常准确地找出两个去里昂上中学的官费生。他和厨师们处得也不错,厨师长破例允许他可以使用厨房里的厨具材料,当然不能多用。元旦这天明诚包了十八个汤圆,有荤有素。照例给明楼十个自己八个,明楼舀出一个放到明诚碗里。


“一人九个。”明楼道,“讨个吉利。”


明诚心想,讨什么吉利呢?长长久久吗?


长长久久,什么呢?


 


第二天轮船收到明楼明诚的电报。明楼的电报是大姐拍的,祝他和明诚新年快乐。明诚的电报一看就是明台拍的。


 


十五:


明诚明诚明诚明诚明诚新年快乐明诚诚。


 


明诚咬牙切齿,小混蛋。

评论

热度(22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