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风百卉芳菲尽

「你是无法企及的光,是难以戒掉的想象,是舍不得放弃的喜欢。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。亅

二重赋格 17

只要能相聚,自然哪里都好

清和润夏:

17   小赵医生曰:最好的日子还没来临,别灰心,最坏的也没来。反正普希金没到四十就决斗死了。

 

秘书小姐领旨奔赴法国。她和那个收藏家周旋几天,连谈判带忽悠,拿出谭宗明看家的本事,才把这一场小型商谈搞定,并没有让对方的狮子口张多大。

前后小半个月,谭宗明等来了秘书小姐胜利的消息。他没多高兴,这半个月里那只狐狸也没搭理他。

安迪对别人的感情生活一点兴趣没有,也肯定不当知心姐姐,谭陛下一肚子心思没地方倾诉。这位UFO最近风生水起,各项事务越做越顺手,心情好,所以谭陛下天天瘫在办公室里冒充霜打的茄子她没有去多干涉。

 

“那个赵启平去开车了没有。没有?好吧。好吧,我知道了。都保养得怎么样了?很好。保证每辆都能开,都安全。”

谭宗明挂了手机。

该死的狐狸!我就该吃了你!吃了就跑不了了!

 

狐狸最近没时间矫情,他确实很忙很累。骨科跳槽了个主任医师,手上的病人转到其他医生那里,赵副主任的压力持续增大。他在紧张准备一个别的医院处理不了转来的髋关节手术。例会上院座特别过问,赵副主任很淡定:“髋臼骨折移位,股骨头骨折。主要并发症可能为股骨头缺血坏死和创伤性骨关节炎。简单来说,做不好这个病人会瘫。”

院座点头:“那么困难在于哪里?”

赵副主任严肃:“目前这个病人在胸外,等他胸外伤稳定才能进行髋关节手术。这是一个大手术,难点在于复位骨折的过程中会破坏股骨头血运,增大股骨头坏死风险。”

“你把这些整理成一个比较成熟的报告,等大会诊的时候提出来。”

胸外的林主任道:“他刚转来,胸外伤不稳定。关于病人胸外伤的治疗方案,大会诊的时候我也会提交。”

例会还没散,凌院长接了个电话,马上站起:“同仁们,附近工地出现大事故,救护中心的车已经往咱们这儿开了。备战吧。”

 

的确是重大事故,重伤好几个。具体怎么回事附院的医生们不大清楚,他们只管救人。救护车是警车开道来的,那工地到附院的路有一段到处是乱停的车,没有交警救护车根本开不过来。

有个伤员一身血地哀嚎: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

赵启平跟着推车跑:“我是医生,你放心我会救你。”他轻声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

赵副主任穿着沉重的铅衣连续奋战二十多个小时。事故太大,各科联合抢救,医生们习惯了。骨科医生都有点职业病,赵启平的师父胳膊上都是斑。骨科手术需要透视,医生要暴露在射线下。铅衣也只能挡住胸腹。当年师父撩起袖子给赵启平看:想好当医生了没。

赵启平道:想好了。

如果手术时间过长,师父胳膊上的斑就会非常亮。

赵启平洗澡的时候观察自己的胳膊,还没有斑,但未来某天会有。

他想好当医生了。

 

赵副主任下了手术,脱了铅衣,整个人都透了。他去浴室洗了个澡,换了备用衣物。伤员没有脱离危险,他脑子放空,两眼发直,晃荡到著名玻璃长廊,看到几个偷着吸烟的病人。他回到办公室脱了医师袍,从抽屉里翻了半天翻出香烟,拿着去了长廊,跟那几个烟友借了火。他用牙齿咬着烟,两手揣兜,直愣愣看走廊外面。

夏天热得催命,蝉鸣声嘶力竭,植物绿得刚硬顽强。

 

事故受伤的都是民工,承包商还没见到人,为了医药费有的扯皮。全靠凌院长了。

赵启平微微眯眼。

都不容易。

他抽了一支烟,强打精神去伤员们的病房。出了病房他感觉脚下一软,扶着墙停了两秒钟,接着走。

 

秘书小姐带着那只表返回国内。整个表的包装都很完整,盒子是Breguet最传统的那种,严肃典雅。谭宗明打开盒子,里面的表让他惊叹了一声。

这才是……真正的Breguet定制啊。

那只虎像是小的苏绣,眼睛仿佛是活的。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色彩,所以老虎的眼神狡诈,凶残,可爱,甚至……深情。

老虎为什么会深情。

谭宗明拿着这只机械表看傻了。这是艺术,真正的艺术,不单单是看时间的工具。收藏家保养得好,走字依旧精准。这只表一本正经地记录下经历的时间,它平静地走过了几十年。

谭宗明在表枕下面发现一封信。发黄的纸张,写的是法文。笔迹优美,还带点汉字硬笔书法的冷峻。谭宗明看不懂法文,对风尘仆仆的秘书小姐道:“辛苦你了。晟煊记你一功。但是我看不懂法文,你帮我翻译一下吧。”

秘书小姐显然已经看了那封信,表情有点深奥:“陛下,我觉得……你的确该看一看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枫丹白露, 1939,5,1

亲爱的诚,

原谅我用法文写这封信。中文毕竟是我们的母语,可是很多情绪如果用中文表达,竟然有些许拘束。现在已经到了凌晨,已经是今天了。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仿佛已经嗅到你煮的面条的气味。这种香气总能抚平我的心绪,让我安静下来,承认岁月又溜走了一年——真快!已经这么多年了。

我记得那天我抱你回家。对不起,这并非要特意旧事重提,勾起你不愉快的记忆。可是那天对我们两个来说,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日子。我们相遇,或者说重逢,因为我坚持那一次并不是巧合,只是我们久远承诺的兑现。我不怕向你承认,那时我只是同情你,想帮你。你太小,而我恰好有能力拉你一把。我希望你成为出色的人物,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。现在的你是如此耀眼,你站立的地方,就是备受瞩目的舞台中央,星辰也不过是跟随你的追光罢了。

这感情是什么时候变的呢?我深恨自己只研究了经济,满脑袋数据。这时候竟然一句浪漫一点的诗句都想不出来。我很好奇我在你眼中是个什么样的,假如我为你写商籁体,估计会吓着你。爱情这回事,理所应当为不知何处起,永无终止时。可以分析数据的,是账本;可以分析原因的,是市场;可以分析措施的,是销售。统统不是爱情。

你要命地吸引我。你的外表,声音,眼神,动作,全都是吸引我的要素。然而我们彼此足够了解,我更爱你纯净的灵魂。

今天凌晨一定是我最感性的时刻。回头阅读写下的文字,也有点赧然。如果是中文,我一句也不敢这样写出来。我想说的是,亲爱的你一直难过于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生日。所以我想把今天也定为你的生日。这样我们即是同生。在未来的某一天,我们共死。这是我构想的幸福。

这块表和这封信本该去年就送你的。只是制作耽误了时间,整整做了两年多……Breguet那位可敬的老先生发誓决不再接我的单。我并不是故意刁难他。你总调侃我是虎,只是脸大了些。未来渺茫的日子我不能确定,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对你的心。我希望这块表上的虎能伴着你度过每一分每一秒,它是一只可爱的大脸老虎,我祈祷你能喜欢。

写到这里,我发现这已经不是一封生日贺信,倒是一封情书了。按照惯例,我应该加一些美丽的诗句。我翻遍莎士比亚,找不到一句能形容我心情的话。千言万语,我能表达的其实只有一句:

我爱你。

亲爱的。

在无数时间,无数宇宙中,我们之间拥有属于爱情的每一场邂逅与重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忠诚的, 楼

 

 

谭宗明跑到附院的时候,正看见累倒在值班室沙发上的赵医生。他依旧穿着肃整,衬衣领带医师袍,胸前别着钢笔手电。他太累了,安静地侧躺着,轻轻地呼吸,长长的睫毛覆着,像两片美丽的阴影。

谭宗明低声叹了口气。


没错,我就是东粉。

没错,我大方的承认我就是东粉,光明正大的喜欢。我喜欢东哥,从十多年以前开始。所以去追伪装者,然后爱上了楼诚。

明楼与明诚之间那种默契十足、那种绝对信任,美好的感情谁不渴望拥有?不论是亲情还是友情,甚至……爱情。

我爱楼诚,更因此开始关注王凯。进而喜欢上了这个阳光满面的“老”男孩。

去追他来了请闭眼,去刷琅琊榜。甚至翻出了丑女无敌,津津有味的看着。

于是李熏然这小狮子在我的面前鲜活了起来;
赵启平在我内心污污污的开起了火车;
怀抱西瓜看着陈家明拍腿大笑,然后想起了和家明有些神似的对自己万分体贴的好友,想念却无法相见,于是失声流涕;
曾经刷北平时目光都在老戏骨身上,却未曾想到二刷因方孟韦起。

你说楼诚粉是无耻的东粉装清高踩凯凯吗?

你错了。是楼诚给了我这个契机,让我这个很少关注娱乐圈的人得以去了解这样一位优秀的演员,渴望了解他的过往,见证他的未来。

喜欢美好的人,眷恋美好的事,为什么要觉得羞耻呢?这是我的骄傲呀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😊老阿姨曾经掐架撕比的年代,估计你们还在玩儿泥巴呢。老了,基本上不会再因为网络的事动气,留着力气还要和现实的妖魔鬼怪搏斗呢~占tag写这些只想给喜欢的太太们一丝力量。

小朋友就别来我这里撕了。闲着没事就多看书读报写字画画,找点兴趣爱好,掌握些真正的技能点,好好学习才能天天向上,才能更靠近你心里的他呀。

爱应该使人坚定美好更加强大,而非以爱为名行伤人之事。

因为爱你,所以要成为更好的人😄

(经历过XQ,天涯撕逼大戏的太太应该知道,一人分饰多角简直小case,少于三套装备你还好意思出来混?)

爱一个人,不仅是追有他的剧、听他唱的歌、买有他的写真杂志周边、为他尖叫、呐喊、拉票。
爱一个人,不是容不下一丝一毫对他的否定。
因为爱他,所以更珍惜他的羽毛,
因为爱他,所以要与他一起努力,变成更好的人。

611这么美的日子,不应该被“有心人”混乱了初心呀。

愿好梦。

晚安,

亲爱的伙伴。

如何淡定应对东凯/楼诚的半年之痒

作为一直都暗戳戳吃粮的透明人士,看见太太发的这个突然想说点什么。

从绝爱东巴,到东邦,再到花流冢不二等等等等……混过的圈子无数。论起“腐龄”,我也算高龄了吧(笑。

小时候网络还没有现在这样普及,在租书铺里暗戳戳翻遍了武侠言情小说漫画,翻啊翻就翻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2000年过后,爸爸攒了一台电脑;第二年,他又带了“因特耐特”这个东西回家。

当年“新浪邮箱”还很洋气,搜狐还和新浪并驾齐驱。我在一个叫“论坛”的地方注册了一个“用户ID”,认识了人生中的第一群“网友”。这群人因为一本小说共聚一堂,初识时话题当然是围绕小说本身的,慢慢熟悉一番,开始聊理想聊人生聊些琐事,好像每天都有说不玩的话题,灌不完的水。人来人往,我们一起走过了5年多的时光,以为会是长久的友谊,却也走到了尽头。

访问量、发帖量在下降,管理者之间出现裂痕,活跃的人活跃到了别的平台,然后带走了其他活跃的人。彼时的我也是活跃其中,论坛、天涯、贴吧、XQ,西陆……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每天都有新鲜事物诞生,新的、更好的平台诱惑着每一个遇见它的人,有的人渐渐淡出了“论坛”。管理员宣布“论坛”到此为止的时候,好多人还没来得及回神。很快,服务器关闭,数据清理一空。前一天还相谈甚欢的人,隔天断在网络两端,江湖不见。那些年的故事,真成了只在回忆里事,满是唏嘘。

后来又混迹过许多圈子,经历各种分分合合撕逼大战,可心中总会怀念某个地方。很久之后的某一天,我点开闪烁的百度消息:“啊!是XXXX的小XX伐??”陌生的名字,说着熟悉的地方和曾经的“用户ID”,披着n层马甲的我是怎么被披着n层马甲的她看破的?答曰: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皆是猿粪。通过她,又联系到了几个曾经的“坛友”,大家散落四方,混迹不同的圈子,有了不同的喜好,拆逆西皮各有好恶,却依旧能静下心来问候彼此,谈谈过往,聊聊将来。

只要能相聚,自然哪里都好。

或许是年龄渐增内心麻木,或许是工作狂本性使然,工作后我不再混迹新圈,老圈也逐渐淡出。这样一个要变成活化石的我,却在15年初冬陷落在楼诚这个深坑。喜欢东哥从“徐公公”开始,而对kk算是重新认知。都说人红是非多,这粉多了是非更多。好事者鼓动非黑即白,撕逼呐喊,趟浑了一池清水。倘若真要我在两者种做出选择,我想选东哥当老公,kk做儿子(……一个大写的不要老脸。

碎碎念了一大堆,算是写给此时以及很久之后自己吧。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走入新的圈子,但是回忆起来,内心总会是柔软的——在刀锋上跳舞的战士,我的楼诚啊。

好恶可以有不同,贵在懂得相互尊重。尤其喜欢李秘书剪辑的那个视频——幸福不是情歌。除去大哥阿诚颜值、李秘书神剪辑让我跪下唱征服,歌词也是超级符合心境。

某些频率不适合
也要忠於彼此的性格
曾经在一起
心里有多感激呢
幸福不是情歌
不是唱完就算了
它很真实的
温暖你每个时刻

渣仙丨你这不是ky么:

占tag抱歉。我不学无术,请大家忽略文笔和逻辑。就分享点干货,希望能给心有疑惑的旁友带来一点点帮助。

前几天一个一直很喜欢的妹子退群了。理由是最近每次开群都发现在聊别的,她一脸懵逼后又觉得很难受。在挽留妹子的同时,我思考了很多,写了这些文字。

 

去年十月份我建了一个东凯群,也就是楼诚的鼎盛时期,到目前差不多半年。东凯/楼诚的半年之痒来了。

我的东凯群现在活跃度不及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,每天聊天内容中关于东凯的内容已经不占绝对优势。当然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其他楼诚群和LOF东凯/楼诚tag下。

恍如烟花落幕,恍如高楼将倾。每个人心里可能都惶惶然,但谁也清楚那是回不去的盛世。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热情退却的一员。

但今天不是来跟大家谈如何如何惋惜的。今天我想聊聊,当面临东凯/楼诚的半年之痒,我们应当如何应对自己内心的“难受”?

1,直面兴衰这件永恒规律。这对CP火这么久已经很难得,我们每个人应该都非常庆幸能在东凯/楼诚这个神奇又伟大的圈子中走一遭。

2,想想人的趋利性。毕竟这是由兴趣集结起来的圈子,对大部分人来说聊天写文产出都没有钱,不带来实质利益,没有任何变现方式...我们居然靠着兴趣坚持了这么久!!...所以现在大家只是抽根事后烟而已。

3,坚定自己的心意。伟大的感情一定会细水长流。不要以为这对CP从此无交集,站真爱的一定相信他们私下里好得很,暗戳戳的联系留下无数蛛丝马迹,简直堪比盘丝洞。更何况未来一定还会有铜矿机会。

4,移情。从爱着这对CP,到爱着这个圈里的人。如果有人离开了也没关系,我们下个路口也许还会再见。留下的人就安静等待下次发糖,聊起东凯的话题就自然而然的参与,没什么新鲜事儿咱们就聊聊别的。只要不违反基本的混圈礼仪,聊什么都可以。大家顶着压力萌上RPS不容易,早就成为亲友了不是吗。

现在的我是一种什么心态呢?大概就是,仍会因为发现了他俩的糖欢欣鼓舞,但却不会因为没有糖或铜矿而期期艾艾。这种安定平和的心态,一开始我想不出怎么描述,后来突然想到一个词——养老。对,差不多就是对二人的期许都实现了,只要他俩都好就好,其他小事都不那么在乎了。

 

最后回到我们的主题,如何淡定应对东凯/楼诚的半年之痒甚至N年之痒?用一句话形容吧。

——就算我的枝叶花朵都已枯萎,但我的根牢牢驻扎。一旦有春风拂过,它仍会在心底发芽。

 

ps:能打楼诚tag么 = =

这个铜矿我给100分(ღ˘⌣˘ღ)
up棒棒哒

补链接:

【主蔺靖】【楼诚】日月凌空 UP主: 目夭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735261